Trash★

非常感谢你看到了我的介绍!
我是Trash,但你也可以叫我三至!
我是个动漫与游戏迷!
我非常喜欢【飙速宅男】,【排球少年】,【无头骑士异闻录】,【Undertale】!
吃的cp有:all坂,月山/萤忠,all帝,以及SF!
要是你能喜欢我的文我就超级高兴了!如果再点个赞,写个评论,我估计我文力绝对会突然高起来的!
再次感谢你点开我的介绍!

摸了一下万圣OSxx
我靠我真的画的好丑啊QQ
希望不要被喷xxx

每个人的故事——夜店寻找篇(1)


隐含
不良组(HalxLily)
官方乐队组(PhyxRose)
官方魔法组(SimonxChoco)
官方神灵组(NeixMira)
恶作剧组(ChelxFer)
拯救世界组(EvaxCara)
不分攻受!前后顺序无疑

“Halsey!Halsey!我们真的要进去吗?”艳粉色头发的女孩扯扯旁边的人,有些担心的问。
她看向上方的霓虹灯招牌,不安的咽了口口水。
“要啊, 你不是说了要去找Alice的吗?那孩子还那么小,要是真如你所说的一样,不就惨了?”被女孩拉住的紫色短发女孩耸耸肩。
“呃...好好吧!!那——咱......咱们就进去吧!!”Lily故作镇定的点点头,想要大步的迈进夜店时,门口的保安拦住她。
“小姐,您应该还未满18周岁,这儿是不许进的。”淡粉色头发,长着犄角的女孩这么说着,一边伸手拦住了她。
“噢.....哦——Chelsea?!!”Lily惊讶的大喊起来,瞳孔也被吓到缩小。
“呃呃.......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很惊讶,克罗帝亚高中的每个人见到我都很——惊——讶。”Chelsea摊了摊手,把眼镜摘下,无奈的讲。
“不对啊,Chelsea你应该是克罗地亚高中最厉害的学生,我指的是打架的技术,听说你连高层领导都打过,大家都很怕你来着?”Halsey打量起Chelsea,淡粉色渐变到玫红的头发,从头发中间探出的犄角,难得的灰条纹黑西装,勾勒出女性特有的身体曲线,从背后生长出的翅膀(或者说是皮肤)也同头发一样,是淡粉色渐变到玫红色的,随着微风轻轻晃着。
“对啊,怎么会——?”Lily也问起来,平时她没事干就会和同校(的前辈)的Chelsea和Fernie在一起搞搞恶作剧什么的,到底怎么了,Chelsea竟会落到这种地步?
“唉——说来话长,星期一回到学校后再慢慢跟你说吧。”Chelsea叹了口气,把眼镜戴回去。
“既然你和Lily都认识,那就放我们进去吧?”Halsey想乘机靠Lily的后台溜进去。
“emmmmm好吧,就一会。不然Boss骂我就惨了。”Chelsea拉开玻璃门,“别跟任何人讲是我放你们进来的!!”

TBC.

对不起请让我嘈一下缪斯官方!

官方OOC真的最为致命!!
像什么Bambi
明明歌曲那么悲伤
但是却那么活泼——!!
我曾经一度认为Ellie是个酷炫女孩
结果.......对八起我真的忍不了!!

来啊!多少个心心就给坂道公主喝多少瓶!多少个手手就给坂道公主写多少个CP!
COME ON!!!!!
截止啦——!!!

【all坂】我感觉我和我妹都有大危机了......

OOC预警!
多CP预警!
OC预警!
预警三连!!!






“海音!!田中!!我都说了你要用防水墨吧?!!你现在让我怎么办?!老师我没空喔?!!不行,哭是没有用的。我今晚会回去一下,如果在今晚你都没和田中那小子弄好的话——你就死定了。”野菊一边散发着热气腾腾的黑气(什么玩意)一边疯狂咬pocky的这么说着。
“野......”金城刚想询问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可野菊的一个眼神就把他吓得闭了嘴。
“真的没关系吗?!!小野田君——??”鸣子悄悄靠近小野田的耳边说。
“可......可能是她快到交稿期了吧......”小野田皱着眉头笑了笑。
“交稿期?野菊君是漫画家吗?”今泉也凑到小野田身边问。
“算是吧?我其实也不太清楚来着。但有去过她的团队工作室,野菊她很厉害的喔!!一整层楼都被她包下了呢!!”小野田眼中不免表露出些许羡慕。
“诶——”(前)总北一年二年生都唏嘘不已。谁能想到比自己小的小妹妹居然如此强大。
“啊......”野菊刚想走回来,可另一通电话又打了过来。
“嗯嗯,完成了吗?好好,你等会把‘头脑错乱’发到我电脑上就好,嗯!拜托了。”野菊用十分官腔的语气挂完电话后,不禁垂下肩叹了大大的一口气。
太累了,就只是写的我啊,也不禁觉得她要承担的责任太多了。
“野菊?好了吗?”小野田笑着走向她。
“诶、啊嗯!好了!嘿嘿w”野菊见到哥哥笑得这么开心,自己也笑起来。
在后面的其他人:我靠我靠我靠这什么神仙笑容!!天使们放大招了!!!
“那个......抱歉各位!!给大家看到了不该看的一面!以及,让大家在下雪天还在淋雪真的很抱歉!”野菊回来后,向全员鞠了个直角大躬。
“没关系喔,野菊君。”苇木板摆摆手。
“看得出来,野菊君你承担了不该在这个年级承担的责任呢,要适当放松比较好。”金城说。
“非......非常感谢各位!!”野菊又一次鞠了个躬。
“说起来,明明野菊酱看起来这么小,但却上了大学,这是为什么呢?”鸣子问。
“诶?啊,这是因为我初中毕业时不小心去了其他考室考试啦......想不到居然能直接跳级,也是把我吓了一跳呢!!”野菊皱着眉头笑着说。
全员:???不是......你???嗯???
“所以说野菊君是16岁吗?”真波突然冒出一句。
“嗯......对哦!其实当初学校问过我要不要还是把高中读了会好一点,但我不太想嘛......所以......”野菊的眼睛开始不安分的动起来。
全员:这是什么鬼啊......为什么一个小女孩竟然能这么强......
“咻......不如我们先进教学楼再慢慢聊吧?不然在这聊,大家都要成为雪人了咻。”卷到撇去头上堆积的雪,说道。
“当......当然好了!让各位在这淋雪真是抱歉!!”她又鞠了个躬。

【教学楼公共休息室内】
野菊啜饮了几口飘着棉花糖的热可可,把头发挽起来。热可可的温暖让她有些发抖的身体慢慢热起来,她呼了口气。
呼出来的气在空中变成灰白色的雾,沾染到她的与小野田一样的圆眼镜框。
野菊把眼镜脱下,从背包中拿出眼镜盒,低下头,打开拿出眼镜布擦拭眼镜。
“啊!那个,大家来介绍一下自己吧?野菊毕竟是第一次见到大家,对吧?”小野田突然说道。
“诶?”野菊原本专心致志的擦着自己的眼镜,小野田这么一说,她像是小动物般受到惊吓的猛抬起头。
野菊的蓝眼不比小野田的差,她的眼中是纯洁到透映出面前坐着的人。蓝色也淡些,但瞳孔却大的惊人却又美丽。眼睫毛又长又卷,眨起眼来的时候如同蝴蝶一般飞舞着。
所有人都愣了下,第一,是因为小野田突然这么说,第二,是在为野菊的美丽而惊讶。
“咳......既然眼镜君都这么说了,那么就由本山神来先自我介绍吧!”东堂率先出击,自我介绍道:“我是XX大学的东堂尽八!(原谅我忘了xx)人称山神,是因为上天给予了我三样礼物。”
“是因为上天给予您三样礼物......?”野菊同时说道。
东堂有些惊讶,自己从未在报纸上出现过,也没在自己的粉丝团中见过她,最多也就只出现再只有玩公路车内行人的杂志上,野菊这是怎么知道的?
“你......眼镜酱是怎么知道的?”东堂疑惑地问。
“诶?啊......这是......这是因为以前哥哥在参加公路车赛,我有瞒着妈妈和哥哥来看过,然后啊——”野菊把眼镜戴上,喝了口可可继续说:“我原本想直接去观赛区看哥哥的,可是我迷路了......就想随便找个人来帮我,当时应该是我没有表达好,东堂桑看到我来问他就直接给我个签名然后走掉了。
“上面写着:山神——东堂尽八。”
东堂原本一脸懵逼,可听到野菊这么说,猛地想起来,当初在参加IH的时候,似乎还真的有这回事,当时是因为自己赶着回去,见到了野菊后,以为是自己粉丝团的成员,于是直接给她写了个签名就急匆匆的走了,现在想起来,原本如果是粉丝团的成员的话,在接到签名后应该会惊叫起来,伙食会询问有什么能帮忙的,但那不是野菊,而野菊也只是眨眨眼,看着东堂走了。
“那也不足以让野菊你知道东堂的口头禅吧?”卷岛问,他还是很好奇这两人的相遇的。
“诶?啊,这是因为我看完比赛回去后,海音,啊,海音就是我现在的徒弟,我在教她漫画。海音告诉我说,这是箱根学园很有名的爬坡手,而那个时候我又在参加一个短篇漫画比赛,主题是热血,少年,我就想以单车来试试看。
“然后再YAHAO①上搜了搜,就把东堂桑的资料记下来了。”

Realitytale——Frisk设定

Reality!Frisk

姓名:Reality!Frisk/Frisk.Dreamer
性别:男性
年龄:14岁
生日:3月16日
喜好:
和平
独自一人
冷笑话
游戏和音乐以及Toriel的奶油糖肉桂派(即使他并吃不下去)。
厌恶:吵闹,(以前)身边的人类,人多的地方,热量过高的垃圾食品(其实也不是讨厌,但他就是不能吃这些东西,常年的伤害使他几乎吃不下一点热量过高的食物。)
能做到的事:
做简单的题(初中内容)
弹奏钢琴
穿越时间线与世界线(仅限于和Reality!Sans一起的时候)
和Alphs一起看喵喵亲亲小可爱1~2.......
不能做到的事:
吃热量高的食物——这让他十分难受。
做很难很难的题(高中水平以上)——他不会,也不想做。
和人类交朋友——所以他直当了一阵子人类与怪物亲善大使(之后给Asriel当了)
伤害到别人——他不愿意,也不太想。
掉落原因:
Frisk和同学们(被迫)去到了Mt.Ebbot。
Frisk想要远离他们,便越走越高,走到了山顶的一个洞穴中。他久违的睁开眼,黑暗让眼睛十分舒服(至少是很久都没睁开过的眼睛)他撑着膝盖,想要看看这山洞中央为何会有个大洞。
这时,悄悄跟在Frisk后面的哥哥一脚把他踹下去,并朝着洞中喊:“永别了!小■■!”
Frisk就这样掉下,没有任何预警。
他试图在空中转个身面向洞口——他成功了,他对着有光亮的地方竖起了中指:“I hate my life.”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简简单单不被人发现地自杀,这是多少人都做不到的事啊——Frisk想着,他下落着,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朋友:地下世界的各个怪物,存在于自己脑海里的Chara,Asriel。
父母:没有亲生父母,他的亲生父母在刚出生几天就被人围殴致死(因为是医生)
现在的父母是Asgore和Toriel。
兄弟姐妹:原有一个哥哥,但他不愿想起这段记忆,所以Chara拿走了它。
Asriel:哥哥     Chara:比自己大的家人
喜欢的人:Reality!Sans(但他并不清楚自己喜欢着Reality!Sans,他只觉得这很奇怪)

语录:
“I hate my life.”——下落时对哥哥说的话。
“我想帮助任何我能帮到的人!”——对Reality!Sans的说过的话。
“起先,我想自杀一了了之,但我现在意识到,只要能度过这段时间,就能发掘到深埋在地底下的美好。”——和Reality!Chara的脑内交流。

Realitytale设定

Realitytale/真实传说
【带有SF倾向,带有腐向】

现为双人AU,主要角色是Reality!Frisk和Reality!Sans。(后期会放出其他角色的完整人设,如Reality!Toriel,Reality!Flowey等等)
欢迎大家来ASK鸭。











世界观与背景:
时间线为解放怪物后。
Reality!Frisk(以下简称Frisk)忽然在一天晚上梦到原来除了Realitytale之外还有和自己相像的世界,他在梦中见到了很多死去的,活着的,又或是正在经历死亡的孩子。他想要帮助他们——可在梦里,又能怎样呢?
第二天一早Frisk就冲向住在隔壁房的Sans,向他叙述了昨晚他发的梦,并且大哭了起来——因为他对于帮助不了这些可怜的孩子而伤心。
Sans轻拍着Frisk的背,轻声安慰他。他当然知道有其他相同的世界,不同的时间线等等,也知道这些世界多多少少都会和这边有些关联——不过Sans真没想到,Frisk竞会梦到关于这些事。
他也曾去过其他AU看看,不过即使想帮助也不被允许——Ink!sans曾这么对他说:“你不能打扰一个发生着属于他们的故事的时间线。”他也就不了了之了,反正有不是自家Kid发生什么事,那又能怎样呢。
Frisk哭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紧闭着房门,只有在Toriel叫他的时候才会出来一两次 ,每次他的脸上,眼睛里,都充满了对梦的不甘和悲伤。
又过了一天,Frisk又一大早去到了Sans的房间里。
两人面面相觑,都想说什么,但刚想开口又吞了回来。
这种沉默让Frisk感到很难受,但他又不敢把心中的想法告诉Sans,他一边希望着Sans能理解自己,一边又否认着自己。Frisk十分矛盾地想着。
“......Kid.”Sans先开了口:“你来找我,肯定是有什么事吧?”
“.......”Frisk依旧沉默着,他还是很犹豫不决,“是的。Sans,我有个问题想问你。”Frisk绕着指头,眼睛紧张的四处乱动。
“那你说吧——我洗骨恭听。”Sans认真的说,他盯着Frisk,想从Frisk的眼中探出些什么。
“......Sans.你知道那些世界,对吧?”Frisk
“.......对。我是知道。Frisk,我知道你很感性但是——”Sans刚想继续说下去,但Frisk就气愤的冲他喊。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我需要这么做,我想要帮助大家,我想要帮助像我一样的人啊!”Frisk这时再也忍不住自己,他用力的抓着Sans的肩膀摇晃,“虽然我知道我有的时后不该去帮助其他人或是闯入他们的生活,但我真的很想帮忙!!我不想......不想看到他们一遍又一遍的死去......我不想他们和我一样是为了自杀才跳进Mt.Ebbot!”
“Kid.我想你清楚,即使我想帮你,我也不能。我答应过Tori,我需要照顾你——至少不让你受到伤害,一点点都不行。”Sans闭上眼睛,摇摇头,“抱歉,我不能,也不想。而且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你在这等我,我给你去装几杯糖蜂蜜冰水。”
Sans走进厨房,Frisk这时看不到他了。
“Sans......”Frisk久违的睁开眼睛,不适应的光亮让他有些难受,他现在的视力甚至比闭上眼睛时还差。他摸着墙边,慢慢走向灯开关。
“Kid......wow,你把灯都关了干什么?”Sans从厨房端着一杯糖蜂蜜冰水出来。
Sans走回客厅,虽说是骷髅,但这样的光亮也还是有些让他十分不自在。
他刚想说什么,可在黑暗中闪着耀眼黄光的眼睛让他吓了一跳:“Frisk?!Kid!你还好吗?”
“Sans.我好极了。”Frisk眨巴眨巴眼睛,像个瞎子一般走向Sans,他的手总想要依靠点什么,可最终碰到的还是布料,以及冰凉的骨。
“Kid.你知道你不需要把你的决心给我看的,你很强大。你的决心也一样。”Sans抓住摸在自己身上的手,凑到Frisk耳边轻声说。他知道,Frisk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Sans......拜托了......”Frisk望着Sans,他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的触碰到骨头,好吧,我指的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暂时的)
“唉.......Kid,败给你了。”Sans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Frisk的头,“我们一周后启程,好吗?我这一周还需要再做点什么,Kid,你就好好的编个借口和大家说说,你一周后再来找我,好吗?”
他和Frisk并步走着,只是几步路的时间,却让他感到好像过了很久很久。
“好的,Sans,那我们下周这时候再见!”得到答案的Frisk闭上眼睛,开心的朝Sans挥挥手,露出了笑脸。
一周后——
“噢我的孩子......希望你别受伤,答应我,好吗?别去危险的地方......”Toriel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忧,她还是不太能放心Frisk和Sans去旅行。
“妈妈,别担心!我会小心的!”Frisk朝Toriel笑,并抱了抱她。
“Frisk!”Flowey——不,现在应该说是Asriel,朝他招了招手:“过来一下!”
Frisk小跑过去,Asriel把一把闪着七彩光芒的小匕首递给他。
“这是Chara曾用过的小刀,我希望这能帮到你。”Asriel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什么能帮到你的,我真的很抱歉......另外——”
Asriel刚想说什么,远处Sans的呼喊把Frisk的注意力从小刀上移走:“Kid!我们需要走了!”
“噢!好的!”Frisk刚想扭头跑走,和其他人再做些告别。
而Asriel拉住了他:“Frisk!如果你在旅行中有时间,看看这封信——它对你应该会有帮助!另外.......和我们多发发短信,好吗?”
“噢——!!Asriel!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一定会的!请你别担心!”Frisk一把抱住Asriel,“谢谢你!我一定会看的!”
太阳已经从海平面脱离了,它散发着金色的耀眼光芒,海面上的波光粼粼的倒影映衬着它的美丽,如同Frisk解放怪物们的那一天,今日的太阳更加美丽,更加耀眼。

Realitytale的角色简介(我觉得我写了好多啊x):
Reality!Frisk:一个在地上世界受到极大精神损伤和肉体伤害的孩子,现龄14岁。本来是跟着同学们(被迫)来Mt.Ebbot,偶然间发现了有这么一个山洞,被跟在后面的同学一脚踹下去。就这样——他的旅程开始了。
PS:Reality!Frisk是个男孩。
—————————————————————————
Reality!Chara:很多年前就在地下世界死去的人类小孩,死后变成了仅剩一点灵魂(仅仅只能够维持形体)的幽灵。Reality!Chara没有具体的性别,死前16岁,现龄23岁。
PS:在Frisk摔下洞时附在他身上,这使Reality!Chara的灵魂更加少了。另外,Chara和Frisk的灵魂相结合,使得Frisk在遇到危险时Chara会现身保护它。
—————————————————————————
Reality!Flowey(或者说是Reality!Asriel):
Flowey非常讨厌人类,但只对Frisk好,因为他明白Frisk在地上有怎样的遭遇。(就和他一样)
Asriel只会在灵魂脱离出Flowey的时候才会出现到Frisk的脑海中。
Asriel在Frisk破除结界后恢复原型。
PS:Flowey形态和Asriel形态的性格有很大的不同,但他们保持着共同的一点——为了保护Frisk。
—————————————————————————
Reality!Sans:一个懒惰的骷髅,拥有可以查看时间线以及去到其他世界的能力。
他比Frisk高出一个头,同时他和Frisk也有着暧昧的关系。很照顾Frisk。
Reality!Sans和其他AU的Sans一样都喜欢讲冷笑话,而他最喜欢讲的冷笑话是糖蜂蜜冰茶(英文谐音梗)
—————————————————————————
PSSSS:在本AU,Frisk和Chara以及Asriel就像是人格分裂一样。F是主人格,C和A都是副人格,只要F受到伤害,C和A就会轮流出来保护F。
PSSSSS:Chara和Asriel不会见面,但他们能交流。(除非是Frisk想要他们出来碰个面。)
—————————————————————————
时间线设定:
原作和平线:在本AU为Frisk单人线(这意味着在时间线里只有Frisk一人,Chara和Asriel并不会过多的干扰Frisk的想法)
~~~~~~~~~~~~~~~~~~~
原作中立线:在本AU内为Frisk三重人格线(Chara和Asriel存在于Frisk脑海中,他们会时不时的阻挠Frisk想要和平解决的想法,但他们不会硬抢着夺走身体的控制权,因为他们很关心Frisk。)
~~~~~~~~~~~~~~~~~~~
原作屠杀线:在本AU里为二重人格线(Asriel会以Flowey的形态存在于Frisk的脑中,Flowey会完全的以一种错误的方式教导Frisk。Chara有想过阻止,但TA做不到 他的灵魂太弱小了。)

Realitytale的更新方式:
文章。开学后会在假期时间更新,每逢节日会更新相关内容。
说不定还有画x但那只会存在于ASK以及插图中。

不行了,我不能一个人独享沙雕同人文!
用的是空间里传来传去的沙雕同人文生成器!
各位同好快来看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Baldi的伪语c群!!
那啥,要想cBaldi(各个AU)的话,仅限亲妈!(怕ooc)
其他角色随意!
大家快来一起玩鸭!
(勉勉强强占一下au tagxxx)

无质量摸鱼
我超爱摸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