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sh★

非常感谢你看到了我的介绍!
我是Trash,但你也可以叫我三至!
我是个动漫与游戏迷!
我非常喜欢【飙速宅男】,【排球少年】,【无头骑士异闻录】,【Undertale】!
吃的cp有:all坂,月山/萤忠,all帝,以及SF!
要是你能喜欢我的文我就超级高兴了!如果再点个赞,写个评论,我估计我文力绝对会突然高起来的!
再次感谢你点开我的介绍!

“难道身为英雄们的孩子,就一定要当英雄?”

大体设定集:
世界观设定:
和小英雄基本无差,只不过主角们变成了绿谷那一代的孩子们。
带有ABO设定。
主cp:轰出、饭茶、上耳、尾叶、荼渡、物拳等。
咔酱、切切、濑吕、葡萄、砂滕、口田、这些是正常的有孩子。(这些角色我就不标注Omega啦x)
荼渡没有孩子。

孩子们的设定:
轰&绿谷:
轰 椎名(男/15/A班)
绿谷 麦泽(女/15/A班)
饭田&丽日:
饭田 蝶荷子(女/15/A班)
上鸣&耳郎:
上鸣 电香子(女/15/A班)
尾白&叶隐:
尾白 露透(女/15/A班)
叶隐 铀吉 (男/15/A班)
物间&拳藤:
物间 庆赫(男/15/A班)
爆豪:
爆豪 决光(男/15/A班)
爆豪 光耀子(女/15/A班)
切岛:
切岛 缘儿空(男/15/A班)
濑吕:
濑吕 切代(男/15/A班)
峰田:
峰田 翔子(女/15/A班)
砂滕:
砂滕 愿(男/15/A班)
口田:
口田 浅翔(女/15/A班 )
物间&拳藤:
物间 藤里香(女/15/A班)
物间 藤里光(男/15/A班)

具体人物设定我会另开,在我LOF,BILIBILI专栏访问也是OK哒。
B站号码:Trash今日也爱着大家

【all出/相出】请注视着我吧。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后,绿谷整个人都抖了抖。他已经很久都没回去了,因此见到校长的时候不禁还是吓了一跳。
“喂,绿谷哥哥,你还好吗?设备的电不太够,我把它关了。”辉夜从背包探头出来。
“诶?等等等等,辉夜君别这么大胆呀,这里好歹还是雄英,还是比较危险的。”绿谷伸手把辉夜的头按了回去。
“绿谷。”
是自己最想听到的声音呀——绿谷转过头去,动作依旧是刚才的动作,脸上担心的神色却变得惊讶起来。
“大家在班上等你。”相泽抱着胸,淡淡的笑了。
这时,夏风从窗口飘进来,吹扫在两人的头发上——微风徐徐,两人对视着,脸上都冒出了同样可爱的红晕。
太可爱了吧——两人同时挠挠头想到。
绿谷愣的都快忘了刚才相泽所说的话,只好赶快从脑子里蹦出来的礼貌性词汇选几个喊出来:“好.....好的!我我知道了!!”
于是绿谷紧抓着自己的背包带,向相泽的方向大步走去。
他原本想快点离开这里,让辉夜好好探索一番,以便后日敌联盟的入侵行动能更加便捷的。
可是,就在这十分尴尬的时刻——相泽突然伸出手拦住了绿谷。
绿谷戛然而止,一脸疑惑的望着他。
“你不会是失踪了一年就忘了教室在哪儿吧?”相泽顺手摸了摸绿谷的墨绿色头发,玩了会绿谷的头发碎,便走了。
真软——相泽插着口袋想。
殊不知,他背后的绿谷早已脸红的像安德瓦一样都快要烧起来了。
“......啧啧啧,这个相泽消太,撩完人就跑,真的好吗?”辉夜又再次蹦了出来。
“......”绿谷捂着脸,夏季的阳光再次撒在他脸上,他不争气的流下了鼻血。

—————————————————————————
“嗯,这样就好啦!”新来的职业英雄“百草”拍了拍绿谷的头。
【百草,女,年龄未知,性格乐观开朗。是刚刚实习的辅助类英雄,于二年级绿谷被抓走时刚进入雄英。个性:快速恢复——能将人的身体状态恢复到80%以上,以及检测对方的个性。】
“谢谢你,百草!”绿谷笑着说。
“诶诶?居然知道我吗?明明我才刚刚成为职业英雄啊......”百草诧异的问。
“嗯......嗯,是胸牌啦。”绿谷指指挂在百草巨大的“凶器”前面的胸牌上写的东西,牌子上标明“职业英雄:百草”
“诶——我才刚刚发现呢。”百草不好意思的笑笑,“既然鼻血也止住了,就快点回班去吧?”
“好的!”绿谷笑着点点头。
“对了,2-A在下面一层,和1-A一样的地方,绿谷君应该知道吧?”百草提示到,她有些担心绿谷忘了教室在哪。
“啊,谢谢你百草!”绿谷一边不好意思的挠着头一边背上背包准备走了。
“那我就先走了。”绿谷打开门,向百草微微笑笑。
“嗯,快去吧。”百草挥挥手。
那孩子......个性真是奇怪,如此弱小,却又能进入雄英,根据惠志的说法,他应该是按照命运——接受了欧尔麦特给他的个性才对......嘛算了,我也不是这种好管闲事的人,别再想啦!——百草拍拍自己的脸,打起精神继续工作。
—————————————————————————

呼——绿谷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打开了教室的门。
他看到了17双惊讶的眼睛和15个张大的嘴巴。
没变的只有他那幼驯染——爆豪胜己。爆豪还是和往常一样,把脚翘的高高的,放在桌子上。
绿谷愣了愣,眼睛里的洪水闸突然打开——生理盐水哗的一下就从眼睛里跑出来。
大家都像鱼儿一样蜂拥而来。抱绿谷的抱绿谷,流泪的流泪,问好的问好——
即使他不愿再回到雄英,但雄英里还是会有一班好友在等着自己。但——不包括爆、豪、胜、己——绿谷一边哭一边想。
绿谷的目光对上了爆豪的眼神。
那在表达着“你怎么还敢回来”的眼神让绿谷十分不好受。
所以绿谷决定反击回去——他给爆豪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
等着瞧哦,小胜。我不会再让相泽老师的目光投到你身上了。
再也不会了。

【all出/相出】请注视着我吧。

黑久万岁!!!
设定是黑久!
性格是披着天使的皮的真正恶魔但是因为经过了某些事有些消极的态度!
喜爱搞事!以及相泽消太!
相出真好!欧出是刀!
没有接受OFA!本身的个性十分弱小!
但是和欧尔麦特关系很熟!
已进入雄英!但二年级时被敌联盟抓走失踪!
主相出副all出!





「相泽老师,请您多注意我吧。」
「别理会他们好了,把注意力只放在我身上——就好了。」
「求你了,请注意到我吧。」
这是少年未能完成的愿望。

———————————————————————

“......”绿发少年站在雄英学院的大门前眨了眨眼睛。
“喂!站在那干什么!”是警卫的声音。“绿......绿谷出久同学?”
“啊啊,被发现了。”少年决定立刻离开这曾经是他最向往的地方,不愿再见到让自己心痒痒的人。
“出久君~”绿谷定睛一看,是自己的同伴渡我。渡我一边笑着一边向绿谷的方向抱着。
绿谷一脸无奈的想要避开时,却听到了一身大喊:
“绿谷同学!!请你等一下!!!”
绿谷原本还想不起这是谁的声音,直到他意识到了自己的班长才会用大声又礼貌的语言喊出来,虽然是隔着老远的距离,但他还是能听到一群人的嘈杂声和饭田的喊声。他又决定留下来好好看看这雄英有没有变化。
“绿谷前辈、渡我前辈,现在已经可以走了吧?”枫荷伦子说道,她是敌联盟的新成员,现被通缉中,已造成数不清的英雄伤亡事件。
【枫荷伦子,女,16岁,个性是无限制长发,不仅不会秃头,而且还能无限+1s的那种。性格是讨厌英雄却又能掩饰自己的厌恶从而达到隐藏气息,隐匿在人群中毫无存在感的程度。】
“不,我想和他们先好好叙叙旧情——”绿谷礼貌的推开了她们两人,并指挥道:“你们可以在外面等我,但是我想——我需要辉夜君的帮忙。”他指指躲在墙边的小男孩儿,“帮我把他叫过来吧?”
听见这话,枫荷立刻向那边做了个暗号,示意辉夜变成玩偶形态。
【辉夜耳尖,男,12岁,个性是能把自己或身边人变成玩偶形态,并持续48小时 在玩偶形态时,可让身边50米以内的人都毫无记忆。一次最多可对10个人使用这项个性。性格是胆小怕事的麻烦小男孩。】
枫荷跑过去轻轻捡起玩偶,拍拍上面的尘土,递给了绿谷。
绿谷把玩偶挂在自己的背包上,轻柔的摸了摸他的头。
随后,渡我挽起枫荷的手腕对后面做了个“有什么事可一定要讲出来啊”的眼神,便小跳着拉着枫荷走了。

———————————————————————
“绿谷少年!”欧尔麦特,不,应该说是八木俊典一边吐着血一边向绿谷飞来。
“八......欧尔麦特!!”绿谷差点脱口而出欧尔麦特的真名,毕竟欧尔麦特力量都成那样了,也不应该欺负一个如此可怜的人。
于是我们的绿谷小天使便装作和以前一样,强迫他自己的眼泪扑闪扑闪的在眼眶中像排洪渠一般哗啦啦的流出来,并愣在那,假装自己还未知道这一切都发生了什么一样。
“真是戏精。”辉夜小声嘟囔了句,他现在在绿谷的背包里戴上了特制的透视仪器,能让他在黑暗中也能知道绿谷身边发生了什么,以便好去援助他。
“你要知道我为了练成能随时随地就能哭出来,练了我多久呀。辉夜君。”绿谷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嘴里也嘟囔着。
“一年前的体育祭,你不是哭的像个喷泉一样哦。”辉夜无语的靠在绿谷的背上,回想着一年前的体育祭到底发生了什么。
“比起那个,别出声,他快跑到我们这了。”绿谷一边掩着面一边说。
“绿谷少年!”八木俊典高兴的紧紧抱住了绿谷,并且也开始流泪。
“欧尔麦特!”恢复女郎用拐杖打了打八木俊典的背,“快放手!现在还不知道绿谷的身体情况,先不要这么粗鲁!”
“我.....我没事的啦!不用担心我!”绿谷皱着眉头笑着,果然,雄英还是没怎么变。
“那就好。”八木俊典松开手,“抱歉,我太激动了。”然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
“绿谷。”相泽冷不丁出现在绿谷身后,拍了拍他的肩,“校长在找你。”
“诶?”绿谷歪了歪头,疑惑的盯着相泽,“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去!”然后绿谷就跑走了。
“记得要过来让我检查一下!”恢复女郎喊到。
“知道了!!”
“......”
走廊里一片寂静——除了恢复女郎的轮椅声和绿谷的脚步声交织着之外,完全没有声音。
八木俊典和相泽消太两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接下来要做什么。
谁也没有发现,他们两人被阳光照着的脸上,红晕满满。

———————————————————————
TBC

对不起我他妈就是个沙雕!!

Baldi老师这么可爱又这么帅
真的不打算来玩玩吗!!!!!

【all坂】我感觉我和我妹都有大危机了......(1)

坂道公主的孪生妹妹。

脑洞来自于我恶意的YY想法!
一直想着“感觉总北和箱学一直抢一只公主,有点可怜的样子。”
所以
我决定
一校一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说一下,因为是妹妹所以两个人的姓一定一样——所以我在文中就直接用名字了x
类型是可爱搞笑的小品文

请好好看吧♪

—————————————————————————

坂道急急忙忙的把给自己的厚大衣套上,然后一只箭似的飞了出去。在跑向校门的过程中,他还不忘把眼镜戴上,把围巾捋捋。终于——临近校门了,他又立刻停下脚步来慢慢走。
在校门外,坂道四处找了找,目光都像是特工一般的地毯式搜索了,都没找到。
街上冷冷清清的,还下着大雪,也只有些路人在走着——除了,左边有一群人围着不知什么东西,坂道摇摇头,决定放弃这个念头,自己本来就很怕生,现在还要过去那热带雨林一般的高大的人群里询问,他一定是做不到的。
虽是这么说,就在他决定回去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响,他接听了,放在耳边,仔细听着电话那头的人说的话。
他几乎是什么都没听到,只有一个小小声的“坂道哥哥......”,而且,因为坂道是个宅宅的关系,观察人还是挺厉害的。因此,他听到了传来“坂道哥哥”的声音,就来这那边的人群中。
于是坂道脑子里“算了我还是赶快回去吧”的念头立刻就飞走了,取而代之的是“唔哦哦哦哦哦哦哦!!!!!”
坂道大步流星的走向人群,然后抱着敌视的眼神(似乎是为了不让那些人推开自己),然后再利用自己小巧的身形钻了进去——
“坂......坂道哥哥!”这把甜美的声音来自于坂道的妹妹——小野田野菊。她一见到坂道就扑了过去,似乎是很害怕的样子。
坂道见野菊这样害怕,他决定吓吓这些不知好歹的人——他对着面前比自己高不知多少倍的人说道:“请你们现在离开我妹妹身边。”
果不其然,一些人以藐视的语气一点也不在意的说到:“要是我们不离开呢?你还能叫其他人出来不成?”
坂道这么一听说,看他们还不知悔改,于是拿起手机,在平常与前辈们沟通的讨论组里说了几句,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也就是那群人决定直接把野菊带走的时候,一群浑身发散着黑色气场的人走过来,一看——原来是前辈们来了,坂道不由得放下了心。
于是,原先围着野菊的那群人也就立刻散开来了。
“小野田酱!!那群混蛋没对你做......什么.....吧......”荒北原本还是很凶的关心着,直到他看到了野菊,整个人都懵着说完了全部。
野菊本来就和哥哥坂道一样是个极其怕生的宅宅,在离开千叶那边后,她变得有点害怕人到极端了。于是,野菊以一种倒退的方式,倒着跑走了。
“啊啊,没什么啦。倒是......”小野田在这时刚准备向自己最敬仰的前辈们介绍一下自己的妹妹,结果发现她不见了。
“那个......请稍等一下,前辈们请不要过来......”小野田径直走向了拐角,发现了有一只不明生物蹲在地上瑟瑟发抖,他轻轻摸了摸野菊的头发,想要让她冷静点。
“哥哥......对不起,我......我太胆小了......明明只是哥哥的前辈我却怕成那样......”野菊揪着坂道的衣角,有点带哭腔的说着。
“哥哥没有在怪野菊啦。”坂道捧着野菊的脸,对她笑起来,散发着天使的光芒,“走吧 ,有哥哥在,不用担心哦?”
“'嗯....嗯!好!”野菊站起来,也对坂道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其杀伤力不亚于坂道的笑容。
于是,小野田兄妹慢慢走到众人前。为了缓解野菊的害怕,坂道先介绍:“啊,这孩子是我的妹妹,小野田野菊。野菊,和他们打个招呼吧?”
“我.....我是小野田野菊!这段时间劳烦你们照顾哥哥真是非常感谢!!”野菊微微鞠了个躬,对他们露出了灿烂的微笑+歪头杀。
“啊,没关系的......”
众人介绍完后,坂道意外的注意到了野菊拿在手里的手机亮了起来。
“野菊——?你手机响了哦?”坂道拍了拍野菊的肩膀,提醒到。
“啊.....啊啊,那我先失陪一下!”野菊带有歉意说到,然后走到了一边。
“野菊酱的笑容还真是不亚于小野田酱啊......”
“两个天使啊这是......”
“荒北前辈,虽然我知道你喜欢坂道君,但他妹妹你最好还是不要想了。”
“哈?!!”
就在真波和荒北快要吵起来的时候,突然有甜味传来。
“哈!???田中你小子在他妈的想什么而且海音也给我好好管他们啊你们这是没了我就完全不行了是吗?!!”野菊把嘴中的pocky气愤的咬开,一边看口里振振有词在骂着人,然后一边传来了些完全不知道是何物的词语。
于是众人都楞下来望着野菊。


【山坂】为何我老婆变成了像初音一样的歌姬啊!!

歌姬坂道!

【真波家中】
“唔...坂道说的那个软件...是这个吧?”真波山岳晃着鼠标,在他的电脑上寻找着什么。
真波原本十分认真的在寻找小野田安利给他的软件,但料不到聊天窗口突然弹出来吓了他一跳。
“唔啊!吓了我一跳....诶....?”真波仔细的看了看他和小野田的聊天窗口,发现小野田并没有向他发来任何消息,便觉得有点奇怪。
「真...真波君....」
刚想把聊天窗口删掉的真波,在耳机里突然听到了小野田的声音——又被吓了一跳。
“坂...坂道?不不不,一定是我幻听了....”他捂着眼睛摇摇头,想着自己一定是太喜欢坂道,所以才幻听了。
「真......真波君!!」又是一声叫唤,这次,真波定了定神,看了看电脑。
他看来看去都没看到有关于小野田的身影,便觉得奇怪,决定开个360杀杀毒。
「真波君不要把我删掉呀!!」这下,真波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在屏幕最下方,有个小身影在跳着向他挥手。
“坂...坂道?!”他定睛一看,发现最下方竟然是自己喜欢着的坂道,不禁再吓了一跳。
「嗯....我....我在这里....」缩小版的小野田笑着对他挥挥手。
“你....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啊...”真波还没回过神来,便问了问。
「我.....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小野田身着与本人风格并不相搭,但意外的又很适合的原宿风衬衫,快到让人鼻血直流的热裤,裸着的双脚,这些元素搭配起来简直让人社保。
“诶....”真波用鼠标右键点了点小野田,出现了“歌姬大小”这一个选项栏。
「呜哇!看不到了!」小野田双手捏着选项栏的外侧,探头探了出来。
真巧,他捏的是“与屏幕一半大小”,于是——他就变成了和屏幕一半大小。
“啊,变大了....”真波惊叹道。
「啊,真波君......不要再盯着......我啦....///」小野田摆摆手,示意真波不要再盯着他,毕竟是宅宅,不习惯被人盯着也是正常的。
“啊啊,抱歉——”真波带着歉意的笑笑。
「啊,说起来,真波君的桌面上是不是多出了一个软件......」小野田指指上方。
“嗯,怎么了?”真波顺着小野田的手指望桌面上看。
「我......我感觉到......很奇怪的东西啊......」
“诶,那我点开看看好了。”
于是真波就点开了。


猜猜那是什么呀~~~~

嗜酒瘾的小野田君♥

嗜酒瘾。

【小野田家中】
小野田正在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写自己的大学作业。
“诶——?真的吗?好棒啊!”小野田对着电话那头的人笑着说道。
小野田坂道,2014年Inter high冠军得主。明明看起来是个软趴趴的小矮子,实际上在比赛时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能带给别人坚持下去的能量。
电话那头,是他最敬仰的前辈们,以及在高中时期最亲近的朋友们
“小野田......?”这把有些尖锐的声音是卷岛裕介的声音,也是小野田最最敬佩的爬坡手。
可小野田这头却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在总北箱学所在的包间内】
(因为人太多所以我就直接标名字好了x)
卷岛:小野田......?
今泉:坂道他怎么了?
卷岛:没回应.....
【沉默.jpg】
悠人:啊....(刚发了一个音)
小野田:今天喝什么酒好呢.....
全员:酒....!?(惊讶的完全相信不了)
小野田:唔....啤酒?不不不,度数太低了.....
东堂:啥玩意??眼镜君喝酒还看底数的啊?!(盯卷岛顺便点静音)
卷岛:你问我我问谁咻。(回瞪)
小野田:算了算了,就伏特加吧。家里也好像只有伏特加了......
真波:坂道君还收藏着很多酒吗?!
小野田:【请自行脑补喝东西的感觉】呼~果然这样才最舒服啊~
今泉:???
隼人:看来用酒来攻略这一点是不行了呢。(深思状)
悠人:啊,隼人君和我想到一起去了。(笑)
卷岛:得好好防范你们两兄弟......【记小本本.jpg】
小野田:真是......好想念前辈们啊......
全员:d(ŐдŐ๑)!!!!!(沉默)
小野田:不止如此,其他人也是.......虽然早就知道会分道扬镳,但果然还是会舍不得呢,嗝......有点......醉了啊....
新开兄弟:嗯嗯,灌醉这种事果然还是可以成立的呢。(相视一笑)
全员(除新开兄弟):哈?!【黑色气场突然充斥着整个房间】
小野田:.......最喜欢了,你啊。虽然去了其他地方,但是也不准忘记我哦,因为.....我....(越来越小声)我最喜欢你了......
全员:“他一定是在说我吧!!”

短打!!
然后还会有各种各样的结局!!
荒坂山坂东坂卷坂今坂鸣坂等......
抱歉我没算上京伏!


摸鱼一周一次.jpg
第一次的鱼献给坂道公主殿下!

为何我校队宠是个舞见大佬?!(1)

好的这就是个睡前的小品文!!
不会有什么深残黑的放心吧!!
注意要素:大佬坂、舞见坂、女装坂、主山坂、卷坂、all坂
背景是天朝!
Ready?

Let's go!

—————————————————————————
小野田爱鸟:
抱歉各位!(╥ω╥`) 
我可能没有那么快过去那边!(இдஇ; )
我还有点事情!
真是非常抱歉。・゚゚・(>д17:06
—————————————————————————浪速飞人吉:
没关系的小野田君!
那你就尽快做好事情来这边吧!!
我们会等你的!(๑•̀ㅁ•́ฅ✧
17:09
—————————————————————————
回复浪速飞人吉:小野田爱鸟:
好的!!真是非常抱歉!!Σ(゚д゚lll)
17:14
—————————————————————————

打完这句话,小野田就放下了手机,开始继续练着舞。
他把眼镜摘下,以防等一会自己太过投入又导致了自己笨重的眼镜一不小心又飞了出去碎了一地。
小野田打开手机上的直播软件,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开始直播”,便开始说起了他在视频中一向的口头禅。
“HIME~!各位下午好呀?我是爱鸟桑~”说着还做起了他那所谓的“标准开场白”。把手做成并拢在一起,举在头上,转个圈,加起来便是他最常做的动作了。
“那么我们今天跳什么呢~♪”一边哼着《阿吽のビーツ》这首歌,一边打开旁边的蓝牙音响,然后连接上他的手机。小野田还不时看看在刷的弹幕,“诶~!!要...要我在这跳威风堂々四不可能的!!我我我....我做不到呀/////太羞耻了!”他因为太过害羞而发音都发不准了,所以还顺带大舌头了一下。
“唔——?花花和梦他们还没来啦,安心安心♪诶?问我为什么这么说吗?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非常厉害但有些....”说到这,小野田欲言又止,他把目光移到别处去,“奇...不....特别——?”
刚说完一看,弹幕里全是刷什么“好,录音了。”“手动艾特U组剩下两人.jpg”“花花梦梦过来看看你组!”
小野田不禁吓了一跳,他急急忙忙的说道:“对....对不起!!拜托请你们不要告诉他们好不好....?”
“跳俄罗斯套娃!!跳Candy store!!二选一!!”小野田一眼就瞄到了这条弹幕,脱掉眼镜的他,视力虽然相比之前差些,但动态视力却好了很多。
“唔....那就俄罗斯套娃好吗——?我...我不是很会跳其他的....”他低下头小心翼翼的望着手机,时刻都注意着弹幕的变动。
“woc这个眼神我他妈社保!”“好好好都依你!!别这样!!我鼻血要流光了!!”“爱鸟万岁!!”诸如此类的弹幕刷过去。
“那就准备咯~?”他点开手机上的音乐软件,准备跳舞。
—————————————————————————
浪速飞人吉:
小野田君!现在已经快六点半了!!
你再不过来就要迟到了!!╰(‵□′)╯
@小野田爱鸟
18:31
—————————————————————————
回复浪速飞人吉:小野田爱鸟:
啊,先说一下,我是坂道喵的朋友。
现在他还在办事,50分的时候可能才能去。
要是很着急的话,过来我们这边就好了?
地点:XX区XX街XX号XXX舞室
18:34
—————————————————————————
回复小野田爱鸟:浪速飞人吉:
!??小野田君这是去干什么了??
而且“坂道喵”???是个什么东东??
不管怎样,等我啊小野田君!!
18:37
—————————————————————————
Spider man:
我也要去咻!
18:37
—————————————————————————
真波爬坡道:
我也一起!我知道前辈们是想干什么的。(笑)
18:37
—————————————————————————
sleepy beauty:
真波你果然是很可怕的男人!!本山神也要去!!
18:38
—————————————————————————
于是,总北的人和箱学的人急急忙忙的赶到“案发现场”。
舞蹈室有不同的几间练习室,有些甚至还在上课中。课室是独立的,但每个课室外都会有一扇非常大的单向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在干什么。
众人看来看去都没有发现小野田在哪,就只能往深处走去。途中,镝木还不禁感叹道:“真是累人的训练啊...要把脚尖立起来,还要高抬腿...即使是男生也做不到的吧....”
今泉接话:“不,虽然很辛苦但还是会有男性在练习芭蕾的。练芭蕾舞的人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的舞鞋里都会在脚尖里放木头,所以他们也会脚尖特别累特别痛。”
众人:???今泉你这么懂芭蕾还真是看不出来啊??难道有——?!!
今泉:都想什么啊!!我又不是变态!!
大约是走了几个舞室左右,众人发现最尽头的舞室里感觉有人影在移动,他们赶快跑了过去——想要一探究竟。
众人先是在落地窗看了一会,发现里面有三个人,其他两个都可以看到脸,确定他们不是小野田,但最后一位就是不转过头来,一直背对着他们,即使这样,眼尖的卷岛和真波还是端详出——这就是小野田的背影。
终于确定答案的众人松了口气,想要推门进去时,却发现三人又跳起舞来。
真波:各位我们进去吧!
荒北:你小子是没有礼貌才会这么傻的进去啊?!没见到他们又开始跳舞了吗?
今泉:那我就先进去了。说罢,他敲了敲玻璃门,进去了。
真波:喏,荒北前辈你看——今泉君都进去了,那我也可以吧。
荒北:!??
卷岛:....咻....
想不到,里面正播放的音乐让他们大吃一惊。
好的,我他妈收回前言,三人所跳的舞更让他们大吃一惊。
前奏是娇喘,接下来的动作是性感系的,然后赶来的众人震惊的看着三人在跳着不知名的舞。原本三人还挺认真的在跳着——直到小野田发现了自己的朋友、尊敬的前辈(暗恋者)在旁边一直在看着,他吓得慢慢转过头去确认是不是自己又眼花了。
然后他就看到鸣子带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向自己挥了挥手,他愕然地倒地。
背后的友人接住了自己,询问:“坂道喵?!!你...你没事吧?!”
小野田握住两位友人的手,像是要说临中言似的说道:“花花,梦....我去了....呕...”然后就倒了。
两人像是配合他演戏一样,哭丧着喊:“叶!!叶!!!!!坂道/坂道喵!!!你不能丢下我们啊!!!!你还有白没告吧!!!!”
旁边的众人一脸“我靠这他妈是在演哪出??”在看戏。
“好了,梦!去跟大家讲一讲我们要暂停直播了,我去把眼镜给叶戴上。”“花”把小野田平稳地放下后去旁边的桌子上拿眼镜下来,“梦”则是听从了“花”的指导,跑到手机前和观众们说再见然后立刻把直播软件和蓝牙音响关掉。
—————————————————————————
【In restaurant】
“怎么样?坂道喵现在好点没?”小野田一醒来就听到自己的好友对自己担心的问道。
“...嗯?”小野田慢慢坐起来,望了望四周看着自己的人,一脸疑惑的问:“我....我这是怎么了?”
“您...您晕倒啦。”“梦”端来茶水,递给小野田。
“没事吧小野田?”自己所亲近的人似乎都很担心自己呢,小野田想。
“啊啊!没事的!我已经习惯了!”小野田努力的挥着手表示自己并没什么大碍,让大家别那么担心。
“呼....”“花”对小野田叹了口气,“都说了,下次直播就一定要吃药嘛!你这样真的...真的很让人担心啊.....”他瘪瘪嘴。
“是的....妈妈研发的药还是很不错的!所以....请....请你一定要吃呀....”“梦”的眼神没变过,他也依旧很担心小野田。
“等等等等?什么吃药啊?话说回来,你们是谁啊?”在一旁的真波开口了。
“啊啊!让我来介绍吧!”小野田急急忙忙的说着,“这位是青叶浅草泽,他是个非常厉害的职业花滑选手!虽然...虽然只有16岁!”小野田指指坐在他左边的青叶。
青叶站了起来,微微鞠了个躬,说:“各位你们好,我是青叶浅草泽。”
他的头发顶部是黑色的,发梢处延至上方一点都是萤粉色,站起来和小野田差不多高,但比他矮些。穿着短式披风,乍一看还真挺像女生的。
“吾...吾四...希...希望亚•梦森...请...请多多紫教!”还未等小野田介绍,坐在他右边的希望亚便站起来介绍自己。
“啊!这位是希望亚•梦森,虽然只有12岁,但是个非常有人气的视频作者!”小野田后知后觉的介绍着希望亚,对于和自己节奏对不上的人,小野田总是很烦恼。
希望亚有一头浅粉色的短发,头上戴着蒸汽风格的护目镜。左眼的瞳孔是祖母绿色的,右眼的瞳孔是金色蛇瞳,后面那一块(好了我不记得它叫啥名了)是黑色的。
他穿着下摆很大的外套,里面是普通白色衬衫加上短裤的形式,希望亚坐着的时候感觉还没有两人高,结果他意外的和小野田同高,不,甚至要更高一些——看起来有167cm左右。
“请问希望亚桑是女生吗!”镝木第一个举手问道,他从一见到这三人就非常疑惑。
“嗯.....”希望亚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赌输了....”小野田给了青叶一颗糖。他们三人原本在桌底下:赌在两支队伍里,哪支队伍先有人问希望亚是男生还是女生的话,就得给对方一颗糖。青叶和希望亚赌的是箱学,而小野田赌的是总北,“我以为镝木君不会这样的......”小野田叹口气。
“哈啊....”希望亚听见这句话,失望的垂下头来,“吾...吾四蓝森......(我是男生)又被伦愣岑蓝森....(又被人认成男生)”他在桌子底下还给了青叶一颗糖。
“啊啊!然后是.....”小野田刚想介绍一下坐在自己对面的同学和前辈们,结果两人笑着对他说。
“我们都知道哦。”
“吾四知道哒。(我是知道的)”
“诶?”这下全体人都惊讶了。
“杂字和报紫都有港。(杂志和报纸都有讲)”
“坂道喵和我们讲了。”青叶见惯不怪的说,“坂道喵总是很喜欢提起各位呢♪”他笑着说。
“啊——对了,希望亚君的视频很有趣呢~各位看~”真波说,他用手机给箱学和总北的队员专用群里发了一段关于希望亚的演绎视频。
然后整个客房就安静下来了。
只能听见外面大堂小声的吵闹,和视频中的声音。
视频里面讲的是关于恐龙家族的故事。
“奶奶!”
“没有了。”
“奶奶!!”
“没有了哦。”
“就一瓶!”
“不可以,下一瓶奶奶在睡觉时间才能喝。而且晚饭也很快就要开吃了——所以不行。”
“唔....!”
“哼哼♪”
“过来~!过来!”
“嘿嘿~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哼哼~哼~”
“唔....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
“哼哼~哼哼~”
“这都不管用....诶叉子!过来!过来!”
“啊呜!!!!!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死了!!!!!”
“生气了吗?”
“没有!”
“生气了吗?”
“没有!!”
“生气了吗?”
“有...!”
“嗯?”
“没有!!!:{ ”
视频结束。
看完之后的众人:.....👍👍👍牛逼,梦君你这么小声线这么多也是没谁.jpg
希望亚:.....给我把枪我要杀了我自己...../////
TBC.
作者的话:
写这文的时候,我完全是想着坂道公主在这样跳舞的样子写的!!
嘿嘿嘿色气坂道!!!
不过鼻血流的满屏幕都是也太麻烦了.....
说起来梦君和青叶君是有原型的!他们真的超厉害!我大都是根据现实情况来写的!

【樱花下落速度为五厘米,那我们呢?】

★十分让人看不懂的文!!求轻喷谢谢!!
★私设LILI、CHOCO和ALICE为孤儿院好友组——!!
★这篇是刀文!!不喜慎入!!
★有点ALI→LILI←CHO的感觉——!!
★可能会有后续!
—————————————————————————

“不管怎么样,得先赚够一百万先呀!”
“真好啊,能买好多小熊先生陪我们玩啦~”
“要来交朋友吗?”
这是她们三个各自的美好设想。
“呐....答应Choco酱...别忘了我们....求你了...Choco酱是人生中第一次....第一次....这么喜欢.....咳!喜欢一个人啊....”
“Alice也是....姐姐...求...求求你...咳咳!!别...别忘了Alice与Choco姐姐.....”
这是少女们最后的念息。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的幸存者,抱着心爱的两人哭了起来。
—————————————————————————
将时间调回昨天的下午15:26。
事情就发生在那条名为蔷薇月的街里的一间小房子。
卷毛蓝发少女抱着一个美金样的抱枕,嘴里叼着一片口香糖。
坐她对面的是紫黄色渐变的小萝莉,头上还带着一只大大的蝴蝶结头饰,背靠着巨大的泰迪熊玩偶。
她们俩就在那对坐着,互相盯着,谁也不讲话,不出声。
“咔哒——”
“铃铃~”
“咔嚓——”
两道门都被打开的声音,以及好听的铃铛声响起。
“我回来啦~”
出门在外的少女戴着精致的蝴蝶结耳机,穿着可爱又不失帅气的lolita风泡泡洋裙,一手扶着门,一手在给自己脱鞋子。
“Lili欢迎回来~”
“Lili姐姐欢迎回家~!”
两个可爱的萝莉声伴随着质朴的跑步声同时响起,在常人看来,这不就是一场音乐会吗?
—————————————————————————
“这是....平行世界的.....我们吗?”
—————————————————————————
Lili,是跑来的两个萝莉的姐姐。说是姐姐,实际上也只是Alice的姐姐而已,因为Lili和另一个名为Choco的萝莉同龄。
三人都是同一间孤儿院的,因为经常受院里其他孩子的欺负,三只鸟儿便凑到了一起。
“你们已经十二岁了,是时候该离开孤儿院了。”
院长这么说道。
三只鸟儿对这间孤儿院一点温情都没有,她们什么都没说,各自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
对,快点离开这间人渣孤儿院吧。Lili这么想着,她已经不能忍受院长每天偷偷摸摸毛手毛脚的摸自己了。
即使,他是创造出她们三人的人。
出来也无事可做,有段时间,她们甚至真的要和翱翔在空中的小鸟一样,在各种各样的垃圾桶里面翻找剩菜剩饭。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四年。
但是,把时间轴拉回一年前,也就是Lili十四岁那年,她成功的被一队专业特工发现有当特工的潜质,粉发少女为了身后的两只小鸟不再过这样每天只能从垃圾桶里找吃的的生活,她欣然答应了。
因为被要求不允许在特工训练中与其他不相关的人通话,少女只好用电邮给两只小鸟发了要离开一年的消息。
“抱歉,我现在找到了一份工作,那份工作要求需要训练一年。我能离开你们一年吗?钱财不用担心,把应急储存拿出来用吧。
我非常想说些什么,但我说不出话来。
一辈子都爱着你们的Lili。”
萝莉们虽然很惊讶,但毕竟和要远去的那只小鸟相处了这么多年,也知道她肯定是有什么要难事,就没多问,只回了一句。
“我们知道了,别担心,Choco酱好歹也是十四岁的孩子了,都已经得过且过的过了两年了,我们能照顾好自己的。
一样也爱着你们的Choco。
Lili姐姐也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别忘了你的胃病!要按时吃药啊!
Alice和Choco姐姐这边不用担心,我们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绝不会离开你们的Alice。”
小鸟看到这条信息,开心的笑了起来,就像是下雨天的街上似的,她脸上的泪花一朵朵绽放了。
回到现在。
时间是一年后的那一天,鸟儿终于远航回来了。
要快点、快点、快点!
回到家、到家、到家!!
妹妹们、大家!!
鸟儿一脸兴奋的拿钥匙打开了房门,看到的闻到的是——?
家中像是被人抢劫过似的,凌乱不堪,到处都是暗红色的血迹,墙上到处都是黑色的爆炸后留下的痕迹。
快马加鞭的跑到平时两只鸟儿都会在的卧房里,再次视觉冲击的是——?
倒在地上,满身是血,这样形容也太少了。
萝莉们的脚和手都掉了,里面的铁丝露了出来,球形关节也不再转动。
Lili急忙蹲下来查看两人情况,刚想说什么,却被率先开口的小鸟们堵住了嘴。
“呐....答应Choco酱...别忘了我们....求你了...Choco酱是人生中第一次....第一次....这么喜欢.....咳!喜欢一个人啊....”
蓝色的小鸟转动着仅剩一只的玻璃眼球望着Lili,露出了一年前的笑容。
“Alice也是....姐姐...求...求求你...咳咳!!别...别忘了Alice与Choco姐姐.....”
紫色的小鸟把仅剩一只的手举起来拉住Lili的手,再把蓝色小鸟的手也拉过来。
Lili懵住了,她想做些什么,也已经无力回天了,她又像一年前的这一天一样,脸上的泪珠又开了花。
两人的最后一句是——?
“把我们两个,安葬在一起吧。”
鸟儿们的灵魂漂走了,去了那个她们最想去的天堂,她们决定在天上好好看着幸存下来的最后一只鸟儿。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的幸存者,抱着心爱的两人哭了起来。
—————————————————————————
“这又是,新的轮回吗?”
—————————————————————————
在机械人偶的旁边发现的是,白色的羽毛。
Lili抹了抹脸上的泪,缓缓站起来。
望着旁边破碎的玻璃窗,她的眼神变得冷酷无神,变得凌厉起来。
“H!A!L!O!你给我等着!!!等我安葬好了我的姐妹们,我立刻来找你算账!!!新帐旧帐一起算!!!!”
Lili抱起她最爱的人偶们,如小鸟般飞走了。
—————————————————————————
“好啊,我随时奉陪。”
—————————————————————————